GeNe

第一章

临近离开,又碰巧看到教主码了那么多字,我也想起要开始码字了。于是,就这么开始了。

星期六去考科目二,考到十二点才回到学校,于是乎,那晚我们协会的周年庆就没有去,肯定很好奇为什么这个什么时候都会突然出现的前任会长居然没有在周年庆出现。但是,我一回到学校就马上跟你们的现任会长出去开香槟庆祝了好吗!!!

说起来,加入这个协会也真的是很巧合,巧合到不行。但是后来一想起来,又觉得,其实这也是一种必然,我认识了我的前任,还有前前任,当时刚好协会要交接,缺人手,前任跟指导老师商量了一下,说有没有认识的学生可以介绍进来的,作为我们指导老师的得意门生之一的我,自然而然的被推荐。所以,再后来,前任打电话给我叫我一起筹备那一年的周年庆,我也就很随意的答应了,也就很随意的明白这其中深深的恶意了=-=

前年的这个时候,也就是那一年的周年庆刚结束,也刚好是我的前任要去实习,而前前任刚实习完回学校,我也就有事没事都跟前前任混在一起,聊协会的事,聊学校的各种狗血还有师妹的各种正点。我发誓,虽然当时我也是专业风采展筹备组的一名成员,但是我绝对不是为了当上下一任专业风采展筹备主席而跟这个前风采展筹备主席混得那么熟的。对专业上的事,没什么热情,感觉不是自己家的事那样,就没有怎么理,到最后,我变成筹备组副主席的时候也是就开会出现,偶尔出现问题时帮忙想办法或者在平时工作中去发现问题而已。顺带一提,风采展当晚的礼仪小姐,那些师妹也是我训练出来的,所以说我比较有师妹缘。在这个学校,有这个优势的也就我们协会的会长还有模特协会的会长了,而且那个人就在我隔壁宿舍,我们班班长。我们统称自己为禽兽,我们处于一个很容易就会做出禽兽的事的位置,大家懂的。但是,我们还是保持着好师兄的形象。

说到师妹,那就得提一下师弟的事。我有两个好师弟,Y跟P一个是阳光型的闷骚男,一个是自闭型的闷骚男,如果你们两个看到这里有意见的话,那我就把这句话用横线删了。那个面具就是去年我不在的时候他们举办面具舞会时给我的礼物吧算是。可惜当时我不在现场,听说某些会长跟师妹跳舞跳得很开心啊,前天周年庆也很开心是吗,看来有必要来我宿舍跟你们讨论一下人生了。当年我卸任的时候,留下两条规矩,不准泡自己协会的师妹,不准上团校,结果,这两条规矩分别由我们现在的副会长以及会长打破了。看来真的是人走茶凉了,我都不敢对师妹有半点想法,你们居然就!!!好吧,真爱这种东西呢,我现在还不懂,他们开心就行。

说道开心这个问题。昨晚才聊到这里。现在协会的这些师弟师妹,当初会留下来,其实很多是因为跟师兄师姐关系好,被托付了这些责任。我看着他们来到大学,加入我们协会,可以说,我见证了他们的成长,才放心的把协会交给他们,至于他们是对协会感兴趣才留下来的,或者是因为感情而留下来的,这些已经又不得我们去想了。我们只是希望协会能继续发展下去,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够过得开心,能在协会学到东西,或多或少。但是这其中,又多少存在着一些矛盾,你不得不去为他们担心。写到这,第一部分就结束了,所以我决定把下个部分的主要人物先给你们看一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