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

第二章

昨天的第一章,写得很尽兴,但是到最后,我发现那两个闷骚男师弟只写了很少的一点内容,所以我决定,今天把他们两个写完整一些。

第一个是杨帆,电信学院的一枚阳光闷骚男,之所以都说他们两个人闷骚,这个在下面会具体地列举出来。地道的客家人,第一眼印象就是非常有礼貌,相比当时认识的其他大一的新生,最有礼貌就是他还有另外一个没有在这里出现过的师弟(那个师弟忽略不计)。平时喜欢穿衬衫,虽然有时候衬衫配短裤让我觉得很奇怪,不过在他身上,感觉什么都是正常的,甚至是好看的!!!真的不是开玩笑,我很少这么客观去评价一个人,而他,真是的让我从一眼就觉得,这个师弟肯定能为我们协会招来人气,最起码女生缘好啊有木有!!!

记得他刚报名加入我们协会的时候,因为他们宿舍跟我们宿舍只有一分钟的楼道,所以便有了日后经常窜宿舍的事情。当时,他才刚来学校,跟很多大一新生一样,都是懵懵懂懂,一开始看着很多组织,都感兴趣然后报名,他也算是其中一员,他还报了国旗班、校团委、社团联合会这三个校级组织。当然,我们协会这种小组织肯定不能跟他们比的啦,但是他最后仍然是选择,只留在我们协会,这其中,有我自己的主观因素去强加、诱导他,也有他自身对我们协会的兴趣所在。他曾经问我,觉得是要去社联好呢,还是去国旗班好,团委已经彻底没有兴趣了,觉得太黑暗了。我把加入社联还有加入国旗班的各个优缺点分析了一下给他听。

他听的时候,那个样子让我很着迷(我真的是异性恋!!!),我看得出,他并不只是一味地在听我说,眼睛里有一种名为“思考”光在闪烁。就这样子,本来我想把他从这些组织中拉出来,要他一心一意为我们协会做贡献,但是我看他听我说话的样子,我直接就回归人性了。最后,我只能很客观地去告诉他,加入国旗班会很累,但从中得到的锻炼,特别是精神上的锻炼,会高于其他任何一个组织;而社联呢,则接触更多不同的人,在这其中,你有可能被那些所谓“官风”吞噬,也有可能屹立不倒,但是,要在其中生存下去,就必须要跟这些你看不惯的人还有事打交道。其实,在他没有听完我说的话之前,我就觉得,他左右两边脸上当时各写着两个字:“就是,这样”······

我们都相同的,厌恶不管是学校或是社会上那些官场作风,更厌恶那些在学校有了点屁大的官职就鼻孔朝天的人,

好吧,好像我们两个有种惺惺相惜恨不能相爱的感觉······

最后,杨帆是个很稳重,很有想法的师弟,待人礼貌,受女孩子喜欢,不管运动或是乐器,样样都行。但是,在我把协会交给他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以前我在的时候,每一次有事,都是我直接高数他们要怎么样做,而不是叫他们自己思考,他们或许就因为这样子,而一直沿着我走过的路再走一遍,那我就等于直接扼杀了他们的创造力。想到这点的时候,我突然就蒙了。但是,我很庆幸的是,这个时候,礼协是在他手上,从最初来我们宿舍那个时候开始,他就一直都是那个,不止于聆听,更善于思考的师弟。

好了,第一个说完,喝口茶,说下第二个(中间还要发条朋友圈告诉大家我写了一千多字,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我在哪写的!!!)

我都忘了我昨天说耀煌是什么类型的闷骚男了,好像是······喝口水,上个厕所想一下先。

对了,是自闭型的闷骚。=3=亲一下,别打我mua······

最早的时候,是他们班有个男生跟我现在的舍友,是高中的同校,然后他们这两个汕头师弟就过来我们宿舍找我们两个汕头师兄,另外一个汕头师兄就是昨天最后一张图的那个睡美人!!!

那个时候,对他其实印象不深,真的,别怪我,我说了我是很没记性的。

但是后来他加入我们协会之后(好吧,我只能说,我真的是彻头彻尾地贯彻着,自己人就得入伙的原则),动不动就来我们宿舍找我们聊天,感觉他来的次数跟杨帆不相上下啊。但是在安排他去哪个部门这件事上纠结了很久,在我眼中呢,策划跟外联是最能锻炼人,一个主内搞活动,一个主外拉钱,而我,是“全部”(每次有师弟师妹问我说以前是什么部门的我都会说这个烂笑话,我什么都不是,我是全部)。当时就在想,这个人以后一定得留在我们协会给我当接班人,就算不是会长也得是个副会长,有他们在我就放心一点。原因就在于,他是我介绍进协会的,而我们感情很好,那即便他对我们协会不是很感兴趣,但最后也必定会接受这一担子,而且,我最看重他的是,他跟杨帆一样,不止于聆听,都是思考型的,但是这个家伙,说他自闭就是这里。钻牛角尖!!!这种事在我眼中果断不能忍啊你懂吗,一个男的居然那么在意那些细节(我的意思是我们细节固然重要,但是我们应该以大局为重!!!)

敏感,思考,第一点,在我们这种女生多的协会是很必要的,否则你根本没办法跟这些小女生沟通好,当然,他不是对谁都敏感。而思考,则是我看上他的最根本的两个原因之一。就跟我的副会长一样,我每一次说一件事,她总能想到那件事的反面来提醒我,做一件事的风险以及收益。就是要这样的人才啊有木有!!!

但是,他又不具备领导能力,叫他管管自己两个部门应该可以,但是一个协会那么多师弟师妹,这种事不适合他做。所以,他们两个形成了我对整个协会下一届干事的最初的规划,我不会告诉他们,我从一早就决定让谁当会长了,这件事指导老师管不了,社联也不会管,而我只要知道谁更适合做会,谁更适合做实事,做一个监督者。

其实,要说这两个人我更喜欢哪个,答案是两个都不能缺,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我大学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人,我像他们大哥一样,偶尔回学校就会叫上他们一起吃个饭,聊聊各自最近的情况还有协会的情况,有什么事他们也会告诉我······(这是个转折点,接下来,我要说重点!!!!)

好吧,我们说完工作,来说下人生了应该。我说过,他们两个人,必须遵守,不泡师妹(完整句是:“不准泡自己协会的师妹”),不准上团校。先说第二条,我曾亲眼目睹我们宿舍那些上团校的每天写心得,晚上中午还要排练节目,整整两个星期,一直被团校折磨,早上很早出去,晚上我们睡了之后才回来,我那叫一个心(gao)疼(xin)啊······所以,在我眼中,团校就是那些为了入党的人争破头皮的去被团委的老师洗脑,毫无意义,浪费青春。但是,当我知道杨帆去上团校的时候,我反而没有什么反应。当时他自己没有告诉我,而是一个师妹告诉我的,因为他怕跟我说,我会怪他。我只能说,孩子你想多了。最后,是我故意引他跟我说这件事的,他说得很无辜,感觉就像我知道这件事之后随时有可能爆了他一样。但是,其实我知道,如果他真的想要去做的话呢,那就一定有他的理由,就像我当时加入一个社工组织一样,谁都猜不透我想怎么样。最后,我知道是,现在团校改革之后,程序简化很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占用那么多时间,所以他才会去上的。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

然后我们来说第一条“不准泡自己协会的师妹”。这条规矩其实是依据,以往每当有师兄追师妹的情况出现时,那么肯定最后会有大事发生。这种就像办公室恋情一样,一旦出现,总会伴随着各种各样的问题,特别是在对待同一件事的两个人,一个是女朋友,一个是女同事······

当然了,既然追了也就追了,这个没有什么好怪你的,我要怪你的只有,你把礼仪队训练成这个样子······

好吧,今天就到这里,我写累了。今晚还有事做,来一发,然后去吃饭,再回来洗个澡然后就去教室。

评论(4)